宛若尘芒

一无所有

        我一无所有了,没有朋友没有未来没有隐私,半夜的哭声是那么低,只有枕头能听到,明天还有运动会,我该如何解释红肿的眼圈。
       终有一天我会抛弃你们,去往极乐世界。现在的我连踏上路口的勇气都没有,在尘世中挣扎,心中无数次的念头飘过,却一次都没有实施,当清楚的知道这不可能时,怯懦的心像在火上煎熬,被刀一片片凌迟,被尘土埋住一点点抑制住呼吸,就像溺水的鱼挣扎又不可挣脱。
      假装像一个大人,难过时伤心时不能哭,埋在心底,在公交车上一个人时悄悄放松不再强颜欢笑,一切的生活都是演戏,作一个正常人苟存在世间,积蓄那么多的情绪,多怕哪天暴露了,那么我将能以什么样的姿态活在世上?
       逼着我做出决定,逼着我说出心中所想,这无异于将我的心解剖开来展示给世人以现在自己技艺的高超,而我鲜血淋漓丑陋不堪遍体疮痍的心已不堪重负了。何时才能够解脱,我该去往天堂还是地狱?继续在卑微中挣扎苟活,解剖了再一针一线的缝上,又是一颗完好的心了,反正他们又看不见那上面丑陋的针线啊

评论